返回網站

妥瑞氏症

「弟弟是要看喉嚨不舒服嗎?」年僅7歲的H小弟一坐下來就時不時地清著嗓子。聽見我問,家人面面相覷、欲言又止,再看看弟弟淡漠、木訥的表情,我心裡就有底了。

「這是Tic,妥瑞氏症的表現。有去神經科檢查了嗎?」家人點了點頭。

妥瑞氏症是一種好發於2~15歲兒童的一種慢性神經生理病變,其致病的機轉目前仍不清楚。主要的症狀就是Tic,中文上並無適切的翻譯。正如同如它短促的英文發音,患者常有間斷、反覆出現的不自主運動或是語音。其症狀表現五花八門,從清喉嚨、咳嗽、眨眼、歪嘴、點頭、聳肩、搥手、頓足、罵髒話、吐口水等,而H小弟正是以清喉嚨、咳嗽為主,這才讓我以為他喉嚨不舒服。

治療妥瑞氏症,我常選用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合溫膽湯去化裁加減。從Tic的角度來辨證,時發時止、發作不定時可選用桂枝降其衝氣;緊張時甚可用柴胡疏肝解鬱;腦部異常放電、咽喉異常感覺可用半夏化痰開竅,再加上H小弟清瘦的體型、言語間淡漠略有敵意、食慾低下、排便不暢、眠淺夜半易驚醒、噩夢紛紜,藥證一拍即合,堪稱經典。懷著強烈的信心,我初診處方如下:

柴胡3錢 黃芩3錢 製大黃1錢 茯苓3錢 

桂枝3錢 龍骨5錢 牡蠣5錢 黨參3錢 

半夏3錢 生薑3錢 大棗5錢 陳皮5錢 

竹茹3錢 枳實3錢

未料H小弟一週後回診,家人表示不但沒有好轉,反而大幅加劇。服藥後的半小時到一小時發作尤為頻繁和顯著,連吃西藥都壓不下來。我闔上雙眼,盡可能忘卻病歷上的所有內容,不發一語,只是慎重地重新診脈。這份帶有強烈儀式感的動作能帶我穿越過過去的成功經驗,撇除各種限制性的信念,感受來自患者身上超越言語的純粹信號。在這個當下,沒有妥瑞氏症、沒有Tic、沒有複雜的醫理,只有最原始的流動;就在這一刻,一股虛弱感油然而生。

「能和叔叔說,你都夢到什麼嗎?」我刻意彎下頭和弟弟同高。此刻我不是醫師,只是個關心他的叔叔。

「獅子、老虎···」沈默半晌,弟弟決定信任我,勉強擠出了兩個詞。

「你覺得害怕,才跑去和爸爸媽媽一起睡的嗎?」弟弟點了點頭。

虛弱感也是虛,自然要升不要降、用補不用瀉。首先去掉龍骨、牡蠣,減少處方中重鎮右降的力道,加甘草和中;接著用酸棗仁、川芎代桂枝、知母易大黃,寓意升中求降。二診處方修改如下:

柴胡3錢 黃芩3錢 甘草3錢 黨參3錢 

半夏3錢 生薑3錢 大棗5錢 酸棗仁8錢 

知母3錢 茯苓3錢 川芎3錢

家人表示自更動處方後,H小弟都沒有再發作,只有大便些微不暢。三診前方加青皮、枳實、火麻仁。

▍診療筆記

回歸到最原始的診脈,穿越所有的信念,體驗最原始的流動。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